无一

一个树洞
更多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像
个摆设

2017.9.18

午睡之前给我妈打了个视讯
她老人家在办公室搭了个牌桌在老板眼皮底下打起了麻将
接起电话之后让我看着她的双下巴无情地和我说“妈现在在打牌呢忙着呢都输了二百多了”
不知道该哭该笑 真是厉害
然后躺在床上就开始想以前和她吵架折磨彼此的时候了
我总是伤心得要死地吼“你从来都不了解我 把一切想当然加在我身上”
发现我更不了解她 不是理所当然我就该被理解包容
她也需要人纵容
不吵架的时候 真的一切一切都好 再也不想被这种暗处滋生的阴影包围了

评论
热度(1)
© 无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